All About Japan

深度日本:日本纸币变样了!你知道这些隐藏在纸币背面的秘密吗?

深度日本:日本纸币变样了!你知道这些隐藏在纸币背面的秘密吗?

日本的纸币的设计样式将于2024年更新。新的万元面额、五千元面额、一千元面额的纸币正面人物,将变成涩泽荣一、津田梅子和北里柴三郎。

那么新版纸币的背面呢?
什么样的建筑、美景和艺术作品,才能代表这个国家?本篇就来带大家看看。

东京站丸之内站房

东京站丸之内站房

新版茶色的一万日元,正面是涩泽荣一,背面则是1914年竣工的东京站丸之内站房(丸の内駅舎)。

建筑的名字听起来好像不怎么有名,但是看到东京都丸之内车站口的样子,相信很多人都会恍然大悟——原来是这里啊!东京站作为以东京两字冠名的,极具代表性的车站,车站本身就非常大,且历史悠久。东京站于1914年12月20日开始运营,至今已愈百年。作为通向皇居的车站口——丸之内口的建筑,就是东京站的“重中之重”,说成是国家的门面也不为过。

丸之内站房的建筑的设计方案也是经过多次推翻。当时,德国的建筑设计师贝鲁茨(Franz Baltzer)就曾为日本提供了一个日式风格的车站设计方案,而在那个日本疯狂崇拜欧美社会,希望脱亚入欧的年代,这一版日式风格的设计毫无疑问被抛弃。1903年,日本建筑界的权威辰野金吾(1854-1919)接受委托,开始了对东京站丸之内站舍的设计工作。

辰野金吾的设计稿也是一遍一遍地修改和推翻,但是毫无疑问,这次的建筑方案是文艺复兴式“赤炼瓦”红砖造建筑,南北两侧各设八角屋顶型建筑,中央部分则为中心对称的类城堡式建筑。作为皇居的“玄关”,和当时日本的交通中心,东京站丸之内站房的设计确实让日本人觉得眼前一亮。虽然建筑原本计划耗资42万日元,但是实际上却花费超过了250万日元。

而建筑本身的命运也和国际时代大背景紧密相连。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日本的空袭作战中,东京站丸之内站房的北口就被击中而失火。火势十分强劲,从北口蔓延至整个建筑,烧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这栋建筑就就这样刻上了历史的印记,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而对于建筑的修复工作,则持续到了1947年。后来还有多次修复,最近的一次是2012年。丸之内站房除了作为车站设施之外,二楼还设有同样历史悠久的东京站旅馆(东京ステーションホテル),著名作家如江户川乱步、川端康成与松本清张都曾投宿于此。

如今,丸之内口除了作为东京站通往皇居方向的进出口外,更多是一种历史的象征。作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财产,这次登上了1万元纸币的背面,大概也是希望更多人能铭记它背后的故事吧。

多花紫藤

多花紫藤

新版的五千日元纸币,正面是日本女子教育的先驱津田梅子,背面则是多花紫藤(フジ、学名Wisteria floribunda)。根据日本财务省的说法,紫藤花,是日本古代典籍《古事记》和《万叶集》里都登场过的花,自古以来就受到日本人民的喜爱,因而入选。而我个人觉得,五千日元的主色调为紫色,正面是女性人物,背面配上同为紫色调的紫藤花,显得更加和谐。

多花紫藤一般在4月中旬到5月上旬期间开放,花语是“体贴”和“欢迎”。和樱花有点像的是,紫藤花也不那么“结实”,强风和雨水都会使花瓣掉落,所以春天一定要早早计划看花日程。那么在日本的哪里,可以看到这么美的紫藤花呢?(实在太多好地方都可以看藤花了,以下仅举两例)

◆ Ashikaga Flower Park(栃木县)

位于栃木县足利市的Ashikaga Flower Park(あしかがフラワーパーク)在全日本也是数一数二的观花天堂。这里不仅有树龄约150年的紫藤,还有白藤、黄藤......加起来超过350棵,公园内的藤花按照红、紫、白、黄的颜色顺序依次开放,花朵从头顶垂落,随风摇曳,美轮美奂,浪漫异常。CNN曾报道过这里,称之为2014年全球十大梦幻旅行目的地之一。每年的4月中旬到5月末就是最佳季节,晚上园内还有灯光照在花架上,梦幻的景观也绝对不能错过。

地址:栃木県足利市迫間町607
官网:https://www.ashikaga.co.jp/

◆ 大岁神社“千年藤”(兵库县)

据说,大岁神社的藤树是天德4年(公元960年)所栽。至今已经超过1000年,依然用盛开的紫藤花迎接着每一个春天。这棵树的树干,周长有3.8米,围绕着树干约420平方米的花棚上,遍布着垂落有1米长的藤花,不愧是千年藤,这样的规模也实属罕见。每年四月末五月初还会举办神社的藤花祭,届时无数游人都纷至沓来,一睹千年藤的芳华风姿。

地址:兵庫県宍粟市山崎町上寺122

《神奈川冲浪里》

《神奈川冲浪里》

新版一千日元纸币的正面,是日本近代医学之父北里柴三郎,而背面,则是大名鼎鼎的浮世绘作品《神奈川冲浪里》(かながわおきなみうら)。相信对浮世绘或者日本绘画略有关注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这幅作品。它可谓日本浮世绘的代表作,是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师葛饰北斋(1760-1849)创作而成。

画中描绘的是日本神奈川附近海域汹涌澎湃的海浪,浪里有三条在海浪中激流勇进的船只,船工们用高超的技术御浪而行,展现出一种人在自然中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的精神风貌。画面虽然是静态的,但看过画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觉得,整个画面是那样生动。尤其是对海浪的描绘和渲染,仿佛画作只是定格了海浪的某个瞬间,下一秒,整幅画就要“活”过来,海浪就要拍打而至一般。

很多人知道这幅画,却不知道这幅画,其实是《富岳三十六景》(ふがくさんじゅうろっけい)46张浮世绘中的一张。葛饰北斋晚年绘就了这一些列作品,主要描绘的是关东各地眺望富士山的景色。初版36景被称为“表富士”,追加的10景为“里富士”。

仔细翻看这些画中景色,毫无疑问,画师凭“一己之力”,向后人展现了江户时代的一幅幅生活画卷。在《由御厩川看两国桥夕阳》画中,没有了大海的惊涛骇浪,只有夕阳西下的富士山,和乘船归家的渔民们。那平和又美好的自然背景之中,是疲惫而无暇欣赏美景的劳动人民。在《江都骏河町三井见世略图》中,“三井见世”是江户城中著名的吴服店,生意兴隆。店铺屋顶上的工人们,正在紧锣密鼓修葺房屋,而天空中纸鸢飘过。

每一幅画反映的都是日本的过往,不变的永远是画中的富士山。如同今日的富士山一样。这样的系列作品,确实是日本一个时代的缩影,而最负盛名的神奈川冲浪里,也就这样登上纸币,作为日本的代表艺术作品,传递在每一个使用着日币的人手中。

无论是建筑、植物还是画作。能成为一国纸币设计的一部分,必有其深刻的象征和代表意义。这些背后的故事,也许会让我们对于这个国家,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了解吧。

相关文章:福泽谕吉将成为“过去”!日本纸币设计更新,谁能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