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揭秘2021:疫情之下的日本东京,这里的人们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 日本人 , 深度日本
揭秘2021:疫情之下的日本东京,这里的人们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距日本官方第一次报道日本境内的新冠患者,已经过去整整一年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日本民众和居住在日本的海外人士经历了从不了解到恐慌再归于相对平静的心态变化。

而现在,疫情仍在持续,在这里生活着的人们,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

日本疫情之下|从焦虑到习惯的心理变化

日本疫情之下|从焦虑到习惯的心理变化

日本第一次正式报道新冠相关的新闻,是在去年的一月末。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相信无论是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还是日本当地人,都经历了很复杂的心理变化。

在疫情初期,大部分日本本地居民并没有将“新冠”作为一个很特殊的流行性病毒,在他们的心理,似乎新冠和流感并无太大差异。但在那个时候,相当一部分华人朋友因为掌握了更多的国内消息,已经开始购买口罩和消毒用品了。在那个时候时候,海外人士都对日本的疫情报以相对乐观的态度,反而很牵挂国内亲友的状况。

后来,日本新闻开始陆续报道日本本土的感染数据。日本的当地人也开始发现,这次病毒的来袭,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危险。随着日本政府对疫情的逐渐重视,日本的主要电台也开始讨论疫情相关的话题,民众也们开始关注新冠病毒的相关信息了。

3月初,日本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日本人也纷纷开始囤积防疫物料。很多人一大早就在各大药妆店门口排队等待,只为买到一盒口罩。

在东京的每一个区域,都会有广播全天定点向居民发布广播,广播内容会用3~4国语言转述,号召大家做好防护,提高警惕。各个区政府机关,也建立了专门应对外国人的新冠相关咨询窗口/网站。

那时因为物料紧缺,口罩和消毒液等物品都是有购买限制的。比如,每一个家族只能买一支温测温计,每人只能购买3盒口罩等等。但对于在日本生活的华人朋友,和其他海外人士来说,不少人早已收到了来自家乡亲人和朋友邮寄过来的物资,所以与日本当地人相比,海外人士对疫情的准备还是相对充足,并有前瞻性的。

不仅是消毒用品,生活物品和一些食材也出现了暂时的断货,5kg装的大米几乎买不到,卫生纸的货架也空空如也。有人说,是因为大家觉得日本卫生纸大部分来自于中国进口,而日本方面认为,疫情可能导致卫生纸进货和生产不足,因此开始囤积。

到了2020年中,在日本生活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与疫情的共存。
上班族们正常乘坐电车,节假日期间也渐渐可以看到在公园游玩的一家几口,商场内的购物者也逐渐增加。

虽然无法飞机前往海外旅行,但由于日本政府出台了很多支持地方旅游业的政策,比如“GO TO TRAVLE”政策,就是专门为了调动大家旅行积极性而设置的地域优惠券。随着日本国内旅行成本变得越来越低,很多人也开始乘坐飞机和新干线等公共交通工具进行观光和就餐。

可以说,自2020年6月之后,人们对与疫情的恐惧感逐渐走低,戴口罩似乎也变成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常态。

除了因疫情而改变的服务业营业时间外,其他部分的日本生活,似乎已经逐渐回到以前的步调。人们不再“谈疫色变”,电视节目也不再集中报道大型的疫情专题,而开始了更多元的轻松话题的讨论。

防疫工具|从“简单实用”变得“充满设计”

防疫工具|从“简单实用”变得“充满设计”

随着日本民众对疫情态度的转变,大家的防疫措施也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从最严重时期的N95口罩(在疫情开始的时候,这类口罩很快就买不到了),再到普通口罩,后来开始演变成花纹样式不同的手作口罩。但日本电视台也发布了官方测评,如果想要最大效果的防疫,还是要选择专门的医用口罩。

除了口罩之外,很多人也开始佩戴防疫眼睛。最初的防疫眼镜其实是主要是为花粉症患者设计的。后来生产商们开始设计防飞沫的专门眼罩,曾经被用于餐饮店内,从业员专用的防飞沫面罩也开始在普通的商店里进行销售。

疫情刚刚在日本蔓延的时候,各大超市和药妆店其实并没有很多含酒精的消毒用品,很多消毒剂和消毒湿巾都是不含酒精或者是其他成分的。随着疫情形式的逐渐严峻,市面上也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消毒产品。酒精喷雾、酒精湿纸巾、还有便携装的消毒啫喱也是很多家庭出行时的必备品。

疫情窘境|生活在日本的企业和个人面对的挑战

疫情窘境|生活在日本的企业和个人面对的挑战

疫情期间,最受影响的应该就是日本的旅游业和餐饮店了。很多店面和游乐设施因为主要依靠国外的游客,在疫情期间纷纷面临倒闭。而即便疫情稍有缓解之后,也仍然被限制营业时间,很多相关从业者都不得不选择其他的行业重新开始。

除此以外,一些常驻在日本工作的海外人士,尤其是曾经负责海外市场运营的相关职员,也由于疫情的影响,海外业务缩减,面临被辞退或降薪的风险,更有一部分海外人士因为工作环境不景气,而选择了回国发展。

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让很多企业的工作内容和工作形式产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东京的很多公司都开始逐步推行远程办公,更有一些企业再去年彻底与办公楼解约,实现了全员“云端办公”。

这样的办公形式带来了便利,上班族们不再需要每天挤满员电车了。这也为企业自身节省了很大一部分办公设备/场地的成本开支。而随之而来的,这也让越来越多的白领一族活成了“一座孤岛”。

尤其是在日本生活的海外人士,一个人在异乡打拼,本来就很容易感到孤独,远程办公使得这一部分人失去了大部分与外界社交和接触的机会,大量的独处时间,更容易产生消极的情绪。

学会与疫情共存|疫情带来的机遇和思考

随着感染人数的逐渐下降,生活在日本的我们,也渐渐回归了原本的生活节奏。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开始更积极的思考和创造新的,能让大家更好的与疫情共存的工具和服务。

由于很多公司采取远程办公,加之餐饮店营业时间缩短,很难像以前一样在下班后约上同事去居酒屋聚餐了。为了满足企业内部的沟通诉求,增进员工之间的配合默契,很多公司开始举办“先上云聚餐”,这不仅让很多云端会议的开发团队得到了红利,也开发了周边的新型服务。

比如,以往的公司聚餐都是公司统一支付款项,作为员工福利,而云聚餐时,员工们需要自行准备食材和酒品,也很难有公司聚餐的气氛。

几家餐饮类公司看准了这个商机,在这个时期推出了“公司年会”套餐,由甲方企业统一订购后,再通过送餐方发送到每一位员工的家,菜品种类多样,酒水也可以自行选择。每一道小菜都是半冷藏的,员工们在家自行用微波炉加热即可还原口感。这样一来,既能让员工们体验到公司聚餐的福利,也让聚餐更加统一和正式。

日本的AI技术一直走在世界前列,疫情期间,日本更是加速推进各种无人设施的研发和落地。为了尽量避免接触,很多服务行业开始采用机器人服务员和无接触电子登录系统,相信即便在疫情平息后,也能让广大日本民众体验到前所未有的便利。

近期日本彻底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但其实感染人数仍然是每日几百人的增量。面对日本即将到来的5月长假,会有大量的人员流动(旅行、探亲等)。疫情的走向不容乐观。

虽然在日本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与疫情共存的生活,甚至已经逐渐忘却了在疫情初始时,自己的那一份恐惧。但我们必须知道,疫情而导致的死亡和分别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公共场合佩戴口罩,勤洗手消毒,强身健体,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和这个世界,尽一份微薄之力。

向海内外所有为疫情而奋斗着的各行各业人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