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福岛那些鱼,到底安全吗?

| 美食 & 饮品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福岛那些鱼,到底安全吗?

东日本太平洋沿岸是一片富饶海域,能捕捞约200种丰富鱼贝类,但一场核事故给这里的水产品蒙上一层阴影。福岛核电站在地震、海啸中遭受严重破坏,事故刚发生后,高线量放射性核废水曾经向大海排放过。但从2011年9月以后至今,福岛第一核电站南排水口附近的放射性物质的浓度,都比WHO饮料水水质规定值低。7年多过去了,虽然福岛的渔业正在缓慢恢复,担忧的情绪在许多消费者心中依然没有消散。

政府的数据可靠吗?福岛产的鱼安全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依然困扰着许多人。在福岛县磐城市有一位名叫小松理虔的民间人士,也曾为此感到困惑,为了探寻真相,2013年他发起组建了一个海洋调查组——UMILABO(うみラボ,日语海+和制英语laboratory,意为海洋调查),亲自驾船到核电站附近海域钓鱼,检测放射物含量。而东京的大型超市里,对于福岛产品犹豫不决的顾客依然不少,敢打着“福岛鲜鱼”的名号而卖鱼的超市也不多,永旺是其中一家。近日,带着诸多疑问,《中文导报》记者深入福岛县,采访了小松理虔,并请永旺广报部回答了我们的疑问。

记者:设立UMILABO的动机是什么?

小松:受福岛核泄漏事故影响而暂停捕捞的福岛县南部沿海地区,于2013年在近海开始了试验捕捞。很多人不相信政府公布的数值,但又没有其他办法。到底核事故对渔业、对海洋的影响何如,在当地也是众说纷纭。当时,一般市民也没有办法去确认,不少人都担心所得到的信息是否可以信赖。对于核电站事故对于渔业和海洋的影响,虽然现在已经渐渐清晰了,但当时完全不清楚,所以当地也有各种意见。我曾在水产公司工作,经常被人问,真的安全吗?虽然国家说安全了,但真的安全吗?我也不知道,所以就想亲自调查,这是当时的动机。另外,我也很喜欢了解鱼类,比起单纯的调查,怎么钓鱼?怎么把鱼做好吃了?这也是乐趣。

记者:UMILABO是怎样组织调查的?

小松:现在比较活跃的核心成员有5人,不定期参加活动的大概有20人。我们先在网上、社交媒体公布出海日期,想参加的人可以申请。早上从磐城北部的久之浜渔港出发,一路向北,约1小时15分钟抵达福岛第一核电站海域。同样的距离,海域的辐射量比陆地小,距离核电站1.5公里的海面上辐射量大概0.05μSv/h,是安全的。从距核电站1.5km海域的海底取泥,然后开始不同距离钓鱼,通常会在2km、10km、20km等不同地点垂钓,下午两点半到三点返港,把渔获交给磐城市的水族馆——“福岛海洋科学馆”协助检测,数值会在网上公布。整个调查过程完全是自费,因为如果接收政府的援助,结果会让人生疑。

记者:调查结果怎样?

小松:和几年前对比,核电站附近的鱼所含的放射性物质确实在减少。2013年做调查时,放射性铯数值达100Bq/kg,后来检测出来的数值越来越小,从2016年左右开始就没有检测出来过了。这个数据与县的调查也是一样的。

记者:为什么放射物会减少?

小松:根据鱼类不同,所含放射物也不一样。地震灾害前出生的鱼类所含放射物较高,而灾害后出生的鱼类,特别是近几年出生的鱼类放射物含量就很低了。

在我们开始调查的2013年、2014年左右,发现一个倾向,那就是,震灾之前出生的鱼的放射线物质含量比较高,而震灾后出生的鱼的放射线物质含量就低,我们认为从鱼的年龄去判断也很重要。现在,震灾前出生的鱼也已经排出了体内残存的放射线物质,所以基本上无论震灾前后出生的鱼都检测不到放射性物质了。大部分海洋生物可通过自身新陈代谢不断排放体内的放射性物质,许多鱼类的自净能力很强,这主要是“渗透压”的作用。所谓“渗透压”,就是被细胞膜隔开的浓度不同的两种液体,低浓度向高的一边流动。生物细胞的盐分浓度低,海水的盐分浓度高,海水触到鱼体的话,细胞内的水会流出。为了不失水,海水鱼要喝很多海水,海水鱼有排出机能,多余的盐类通过鳃和肾脏等被排出。铯和盐的性质类似,很难在鱼体内浓缩。虽然灾后发现鱼体内含大量铯,但经过几年后也被排出体外。

还有,事故后流出的含放射性物的海水被稀释,加上核电站附近的海底是沙地,不是容易积存铯的鱼礁、泥沼,受影响比小。但食物链中位于上端的生物,比如鲨鱼,其体内放射性核素的富集会比较高。

记者:是否可以说福岛水产都安全了?

小松:政府规定的渔场须在距福岛核电站20km以外,从我们的调查数值来看,确实是安全的,我们已不经测试就食用。不过,大众的心理总是倾向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信任的重建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与其告诉大家一个是与否的答案,不如提供足够的有效信息,把判断权交给大家。吃不吃是个人选择,希望大家充分了解信息,权衡风险,做出自己的判断。

记者:你如何看待灾后复兴?

小松:在东日本大地震后,福岛县内的渔获量在逐步恢复,即使是这样,渔获量仅为震灾前的十年的一成。福岛渔民根据受灾前的渔船和捕鱼量情况,可从东电公司获得不同金额的赔偿,生计没有多大问题。不过,痛苦的是“精神上的折磨”。捕鱼不仅是为了养家糊口,而是他们的生活习俗。福岛渔业完全恢复,不知还需要多少年,而这一代渔民年龄却却渐渐大了,年轻人却越来越少。随着复兴事业的开展,原来的文化也消失了,城市变成一样的了。

大学时代因喜欢三国文化曾到成都留学,大学毕业后曾在日本的电视台工作,后来又到上海从事日语教师、日语杂志编辑工作。我喜欢上海,并不是因上海是个国际化都市,而是喜欢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喜欢吃小龙虾、羊肉串、生煎,喜欢下大雨时邻居会帮着收衣服的那种人情味。2009年当我回到故乡,才重新发现磐城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我现在是自由职业者,编写关于磐城生活的杂志、出书,与其说看重结果,我们更想把事实告诉当地人,让磐城当地人了解身边的事。

永旺商场的福岛鲜鱼档

永旺商场的福岛鲜鱼档

听说永旺超市在卖福岛鱼,令人颇好奇。说实话,对福岛的水产,不带有一丝狐疑,那是不可能的,毕竟经历了那样一场核泄漏。为了问一个究竟,干脆去采访了永旺的广报部门。提问并得到一下回答。

问题①:开设福岛鲜鱼便柜台前,有过怎样的经纬和契机?

以福岛县为首的常磐地区(从福岛到茨城)海域的水产物一直受到很高评价,被称为“常磐物”,在筑地市场(现在的丰洲市场)的行家眼里,很有人气呢。然而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渔业被迫停止了,从2012年起,虽然远洋渔业(没有收到放射线影响 的远海捕鱼)开展起来,有鲣鱼、秋刀鱼出货,但由于风评受害情况不改,渔业受到冲击,处于严峻的状况中。

2018年,随着出货鱼品种的增加,福岛县和JA福岛渔联(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人员们想要向县外发出信息,告诉大家县产水产物的美味和安全,于是企划了福岛鲜鱼便事业。

永旺早在2012年当福岛县远洋渔业开始时,就已经在日本全国销售确认过安全性的鲣鱼和秋刀鱼,那之后也在永旺各店实施福岛产品展销会,一直在努力于能够推动福岛复兴的活动。通过这些缘分,对福岛鲜鱼便事业也很赞同,在2018年6月,于关东五家店铺(板桥、品川SEASIDE、越谷LAKETOWN、东久留米和武藏村山)开展。在这些柜台,为了宣传“常磐物”的美味和安全,请试吃职员站在卖场,一边与顾客交流一边销售。

问题②:实施以后,消费者反映如何?

刚开始这个柜台时,由于其鲜度和美味,销售情况就相当好。看到福岛县产的标记,也有顾客感到不安,但当试吃并感受到“好吃”后,就从这里建立了信赖,成为购买的契机。当然,虽然也有一成的人是从一开始就持观望状态,但与之相反的是,也有带着对福岛的声援之心而购买的客人。这些客人令销售员深受鼓励。

问题③:听说有 福岛骄傲 常磐物 复活宣言活动, 常磐物在日本是怎样的印象?比如说中国观光客对神户牛有很大兴趣, 常磐物也是有那样的品牌效应吗?

常磐物,是出产自太平洋海流的天然鱼,由于并没有改良过饲料,也没有特别的饲养方法,所以并不会出现像神户牛那样价格昂贵的情况。常磐物,是在被称为世界三大渔场的千岛洋流和日本海流对冲混合海域捕获,质量好,其品质受到筑地(现丰洲)市场的水产相关人员高度好评。虽然它面向一般的人们的知名度还不够高,但随着震灾复兴,受到好评,常磐物,是一个正在提高地位的品牌。

问题④:现在,有几家永旺的店在开展福岛关联产品展销?

最近的是2018年11月15日到18日,在东京永旺板桥店。今后的日程还未定,2019年也会企划并实施。

问题⑤:鱼和大米以外,其他物品也积极采纳福岛产的吗?如果有,是福岛展销,还是普通销售?

比如蔬菜水果的话,黄瓜、桃子等就都是在展销以外也销售(主要是东日本地区)。肉类的话,福岛县外有两家店铺(东京的永旺板桥和埼玉的永旺与野)销售福岛产黑毛和牛。

问题⑥:在现状措施以外,今后也有新设福岛相关柜台的计划吗?

这次福岛鲜鱼便柜台受到热烈好评,这个柜台是从6月开始的,从10月起还将在名取、浦和美园和日之出三店推广。我们还没有决定今后会有怎样的展开,但是我们会一面重视当地的鲜鱼,一面更多地向消费者推介福岛县产鲜鱼的安全性。

问题⑦:永旺在中国也是非常有名的店家,请问现在日本的永旺里有多少能对应中文的职员?

我们并没有配备专门的中国语职员,但在店的服务柜台能够对应免税服务,并且也能对应卖场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