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在福岛结婚生子并计划买房的上海人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 福岛
在福岛结婚生子并计划买房的上海人

“他们都说我是个怪人”。第一次接触徐铨轶,他这么跟我说。我完全可以理解别人为什么这么说他。因为他是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别人避福岛唯恐不及的情况下,主动申请甚至可以说是想方设法要到福岛工作、生活的人。

徐铨轶第一次到日本,是2005年。受一部日剧的影响,他选择了在京都攻读福祉专业。因为那部日剧里的主人公就是学福祉的。这个专业在当时还比较冷门,一毕业就等同于失业。徐铨轶无奈回到故乡上海求职,在国内的第一个面试单位,就是福岛驻上海事务所。这,是他跟福岛缘分的开始,也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的他,眼见风云千樯,也不过以为那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福岛缘起

福岛缘起

2011年3月10日,也就是东日本大地震发生的前一天,受单位委托,徐铨轶带着一批在上海工作的日本人的子女,到福岛的日本国足集训地考察,当晚就住在了福岛。第二天,完成了任务的徐铨轶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在路上闻听了大地震的消息。“可以说,我是在地震到来的那个瞬间离开的福岛。”

在家人和朋友都替他庆幸,说他“福大命大”的同时,他却因为和地震擦肩而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愧疚感。“别人或许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愧疚感。没办法,毕竟每个人的感知能力都不一样。”

自2012年开始,福岛驻上海事务所开始面向中国国内宣传福岛的近况。徐铨轶带着一批包括清华、浙大在内的名门大学的大学生们一起去给日本东北三县加油,访问了当地灾民的临时住宅。可以看得出,福岛县政府给这批中国大学生们安排了灾情不算严重的地区。即便如此,徐铨轶还是受到了很大的触动,也坚定了他要到福岛实际生活、工作的想法。

巧合的是,2012年10月左右,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开始应征国际交流员。“我当然有报名,但没能通过面试。湖北和福岛在1994年就签证过‘人才技术交流协议书’,所以一般这个名额是湖北外办的。但因为发生过地震和核事故,湖北没有派人。就这样,我作为替补,终于拿到了一个去福岛工作的机会。”

2013年4月,徐铨轶作为国际交流员如愿前往福岛,这一工作就是5年。“我当时每个月的工资大约有28万日元,比日本的普通大学毕业生都高。但当时中日关系处于低谷,再加上地震和辐射的影响还在,5年间我没有接待过一个中国访问团,没有为中日交流做过什么贡献。我内心愧疚啊。”

5年任期结束后,这个正直的男人选择继续留在福岛,从2018年4月开始,成为了一名地域振兴协力队员。这在日本也是一个新兴职业。徐铨轶是这个职业里凤毛麟角的外国人队员。不得不告诉大家的是,地域振兴协力队员的月工资是16万日元。如果没有内心对福岛深刻的热爱,应该是无法坚持下去的。

我采访徐铨轶的那一天,恰好是他妻子的预产期。他有提前跟我打过招呼,说一旦电话响起,他必须中断采访赶往医院。

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福岛

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福岛

徐铨轶的妻子也是上海人,也姓徐,原来是上海某大学里的一名教师。这两个人在上海生活了30年都没有交集,却在福岛走到了一起。2016年10月,徐铨轶的长子诞生。在日本,为了庆祝孩子满月,全家人会去照相馆,而徐铨轶则在孩子满月那天,去了福岛核电站,成为中国大陆民间人士里第一个进到内部参观的。“我曾经通过各种社交媒体面向国内宣传福岛的安全性,大家往往问我,你这么说你去过核电站吗?没去过有什么资格说?我一想的确是,没有去过就没有底气。现在我去过了不说,回来后妻子又二度怀孕了,足以粉碎一部分谣言。我有一个想法,与其我费劲口舌去说服大家福岛是安全的,不如让自己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客观的数据,如果我10年、20年、30年后也没有发癌,活到了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应该比任何一种语言都会更有说服力。”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生活在这里真的不担心吗?我忍不住问他。“也不是100%放心的。这里的冬天一晚上就会下70到80公分的雪。我的车子停在露天,要出门得先花一小时把车子从雪里‘挖’出来。镇子里面只有一家小小的便利店,每天7点就关门了。最近的超市距离这里13公里,最近的也是唯一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距离这里15公里。所幸从这里去超市和便利店只有两个红绿灯。”

可以想象,徐铨轶生活的这个福岛县大沼郡三岛町是个十分偏僻的地方。这里的人口只有1600多人,并且高龄化严重。徐铨轶是第二个到这里的中国人,在他前面还有过一个邓丽君。邓丽君是1977年到访此地的。据说这里给了她一种故乡的感觉。2013年,徐铨轶的父亲也曾来过这里一段时间。他觉得这和自己的姐姐,也就是徐铨轶的姑姑上山下乡的那个地方很像。

对于父亲来说,来到徐铨轶生活的地方就仿佛回到了60、70年代的中国。但在徐铨轶看来,这里才是他心灵的故乡。“每次从上海探亲后回到福岛,当新干线经过新白河站,我看着窗外的风景,终于可以大大的舒出一口气,有一种我回来了的安心感。”

在安心感的同时,徐铨轶也不是全无压力。“我觉得,在福岛生活的中国人,是抗击打能力最强的。因为中国媒体的报道里,日本47个督道府县,负面报道最多的永远是福岛。”

徐铨轶在这里的任期是3年,到2022年4月为止。即便任期结束,他也打算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生活据点。最近,他正在到处看房子,有一个建筑面积180平米,土地面积260平米的老式住宅是比较心仪的,售价在120到150万日元。镇上还会给另外提供一些购房补贴。

“他们都说我是个怪人”,这是徐铨轶告诉我的。而通过这次采访,我深深的了解到,面前的这位青年是个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