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比福岛桃子更加美丽的福岛女性之心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比福岛桃子更加美丽的福岛女性之心

不久前,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一个人是无法实现文艺复兴的,但一个人可以唤起很多人,大家一起努力就有可能实现复兴。”

白先勇先生这句话里有三个关键词——“一个人”、“大家一起”、“复兴”。它唤起了我内心中一段采访的记忆,采访一位日本福岛女性的记忆。

这位日本福岛女性的名字叫寺山佐智子,是一个农园主兼民宿主。农园的名字叫“阿部农缘”。对,就是缘分的“缘”字。

寺山佐智子原本是一位有着19年工龄的经验丰富的女护士,是这个岗位上令人尊敬的“大前辈”。由于父母日益体迈,她在人生道路上来了一个180度的方向大转换,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辞工务农,成为了一个小小的农园主。“护士这一行没有我也还有很多人可以做,但这个扎根地域的农园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继承者。振兴地域经济,光是嘴上说说或是等政府支援可不行。”

世界上女农园主那么多,为什么我会关注到寺山佐智子呢?因为“阿部农缘”的所在地,是日本福岛县,是那个因2011年3月因为遭受地震、海啸、核电站泄漏“三重打击”而被全世界都密切关注的地方。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天灾人祸不仅没有令她倒下,反而让“阿部农缘”的桃子销往泰国曼谷、走上了米兰世界博览会的舞台。

我曾经问过她,“在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就没想过放弃农园,搬到外县居住吗?”她也坦承干脆。“有的,但那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当时一提到我们福岛的农作物,全日本都皱起了眉毛。我就想,如果我也放弃了农园,不也成了‘帮凶’吗?由于担心核辐射,县内密集的设定了很多检测机构,所有农作物产品都要经过检测,一般早上拿去下午就会出结果。至于传言受害?对不起,我没感觉到,我不想在被害者意识中自怨自怜,我的人生准则就是有想法就要拿出行动,往前冲!”

在农产品的销售上,寺山佐智子也觉得不能总靠别人,要自己主动。于是,她成立了一个公司,名字就叫“株式会社阿部农缘”。除了自己的父母外,会社里还有两名社员和一名临时工,销售渠道是网络订购。她告诉我,网购桃子的绝大多数都是外县人,而且几乎都成了常客。

对于吃的东西,我自认是个不在乎价格的人。即便如此,我也觉得“阿部农缘”的桃子是真心的不便宜,即使是在地震后也没降低过价格。“我为什么要降低价格?我家的桃子又大又好,这是大家公认的。因为是‘福岛产’的就需要贱卖吗?”被她这一反问,我也是无话可说。

寺山佐智子还告诉我,从2019年开始,她要缩小桃园的面积,因为桃子的出货简直就是跟时间的赛跑,在最好的状态从树上摘下来,再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客人手里。为了保证桃子的质量每年有高无低,必须缩小面积,以便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质量管理上。那么,缩小面积以后,收入是否也会随之减少呢?她则以惯有的硬气回答说,“好的质量才是收入的保障。”那一刻,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自2011年3月11日的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我多次深入福岛县采访,苦难史见过了,也听过了太多,常常在面对采访对象时陷入一种茫然感。但是,采访寺山佐智子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种蓬勃的力量,一种可以带动周围人一起振奋的精神。作为农园主,经历了地震和核泄漏事故已经很是艰难,她竟然在地震的仅一年后又开设了体验交流型民宿。简直是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代言。

日本农家开办体验交流型的民宿要过五大关,其中包括符合一定的建筑标准、保证食品卫生、达到《消防法》要求等等。寺山佐智子就靠着一个“缘”字,从打定主意开工到实际上开业,仅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她怎么能够做到的呢?

“我就拿着一个指导农家开民宿的手册去区政府咨询。恰好,我做护士时的后辈的弟弟在那里工作,让我可以短时间内办好手续。我说接下来还得去消防署,他就告诉我,‘去那里要找某某某,那是我朋友’。预算不够,房间的墙壁得自己刷,刚好东京大学的5名大学生们到我们这里体验,教当地的小孩子们读书,这墙壁都是他们义务涂刷的。现在回想,自己那会儿还真是蛮干,就凭着一股冲劲把周围人都卷了进来,让大家在这个大漩涡里向着一个方向动起来。”

在日本国内国外一提到福岛就避之唯恐不及的2012年3月11日,寺山佐智子的民宿如期开张了。她想用这种方式给大家提供一个实际考察、体验福岛农家的机会。凡事,总要眼见为实。

真就这么顺利吗?想做什么都能做成什么?见过山千海千的我是不信的。寺山佐智子则用她晶亮的眼睛盯住我,“别再问我都遇到过哪些失败了,我的失败数不过来。但是,现在我只愿意向前看,没空儿去回想。”

此刻,我感觉比福岛桃子更美丽的是这位福岛女性的奋斗之心!幸福,都是看奋斗获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