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重拾信心 — 在困境中经得住考验的福岛大米

| TOHOKU I found it! , 福岛
重拾信心 — 在困境中经得住考验的福岛大米

9月22日,从福岛车站下来,“福岛”二字十分醒目。甚至有些触目惊心。福岛二字,从311地震之后,就蒙上了一层特殊的暗色。而其实,自我从东京车站乘上新干线到这里,也不过才1小时22分钟,福岛所发生的一切,离东京并不太远。

采访的第一站福岛县水田畑作科,感觉可以简称水田科。水田科主任丹治喜仁在接受采访时,一边拿着资料,一边很详细地讲解为何福岛县会开展全量全袋大米检测。2011年10月,福岛县依照国家基准,进行了抽样检测,然后大米完成出货,不料,在那一年的11月16日,又发生了福岛市旧小国村玄米检测出超出正常数据指标的大米事件。一时间媒体哗然。福岛米,紧急严查,并且在人们心目中被刻上“辐射米”的印记。因此,福岛县政府决定,2012年的大米,实施全量全袋检查。这也意味着,在福岛县稻田里生产出的大米,每一粒,都经过了针对放射线物质铯的检测。据了解,当时为了生产出对应的机器,立即从日本的数家厂家招标,在4个月以内就开发出了专门针对大米检测的新机器。这机器造价很高,一台大约需要2000多万日元。据称,它每分钟能检测两包以上30公斤重大米的放射性物质含量。

细看福岛县的大米监察体制,县级有安全对策协议会,包括福岛县农业振兴公社、农协中央会、农协福岛和县级的物流业者、消费者团体等。其业务内容是针对大米的检测数据实行一元化管理,并且在网页公布检查结果,以及向东京电力公司征收作为赔偿费一部分的大米检测经费。

县级之下,还有地区的协议会,整个福岛县有38个协议会,由市町村、农业团体和物流团体等组成。业务内容是安排检查仪器的设置点,发行贴在米袋上的标签并上传检查结果。

这么多大米的检查,谁出钱?包括这些县协议团体的经费,从哪里出?这是很现实的问题。索赔对象是东京电力,而东京电力也基本无力偿还,实际上这些钱大都来自国家财政税收。

福岛市的全量全袋检查所,设在民间企业的仓库里,这样一来,搬大米入库都很方便。我们去的这个检查现场,有3台价格昂贵的传送带式检查仪器。距离不远处,就是堆放米袋的地方。一袋米30公斤,在追加吸盘式运送机前,检查大米都是靠人工搬运的。县里职员搬米到日落西山,搬到闪腰,但必须每一袋都经过检测。那是2012年,全量全袋检查刚开始实施的时候,由于农家多数是年岁较大的老人,要将30公斤的大米运去检查,对农户来说负担不轻。挨家挨户说明情由,并考虑如何安排送去检测,是看上去不起眼然而非常实际的工作。为了检测工作能顺利展开,县里还组织了检查业务研修会,目前,检测人员大约有1500人。

在现场,工作人员为我们演示了整个过程。当推车将米运到检测机器附近时,就用带有吸盘的机器将米放到检查台上,那个吸盘,只要附着在米袋上,即使女性也能轻松将米放到检查台。这时,米袋上贴有标签,显示米是哪里产的,农家的名字、以及大米编号等,这种标签依据农家的稻田拥有量而发放。标签如果剩下,会得到回收。在检测时,需要扫描条纹码,经过仪器检查后,平安过关的大米,会被再贴上一张“完成检查”的标签,上面标注着:已通过放射性物质检测字样和对应的二维码。

我刚才提到的就是图中这张标签,现场的工作人员也为我们演示了如何用二维码去读取,掌握这袋米的产地、农家、出产日期、放射性物质等数据。每袋大米的放射性物质结果,由数据管理公司的云处理技术统一管理。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的检查结果,其实也让人们开始考虑是否有必要还要持续这种全量全袋检查的工作?因为从2015年起,实际上已经没有检查出有超过基准值的大米了。或者说,目前福岛的大米,已经完全符合安全标准了,通过这两年的检测,得出的唯一结果就是“毫无问题”。而每年花在检查上的费用则高达50几亿日元。
要不要再检查下去?众口难调。

记者采访了一对福岛市的农家夫妇,丈夫叫加藤晃司,妻子叫加藤绘美,他们应该算是农家里很年轻的夫妇了,育有4个孩子,年龄段从保育园到初中都有段。原以为,他们会认为不必再继续这“劳民伤财”的检查,然而加藤晃司却说,应该坚持,干脆来个50年,每年都有安全的记录,这样才让人看到福岛县的决心。

加藤二人带领着4个娃和他们的狗狗,生活在福岛的大地上,两人主要经营的是福岛米品牌——天之粒。这米比起其他口感偏软的日本米,会比较有嚼劲一些。

在老龄化的日本,尤其像地震后尤显地广人稀的福岛,这样年轻的农家夫妇十分少见。也因此,县里遇到点采访之类的事情,都会联系到他家。他们经营着加藤农场。原本都是普通公司的职员,七八年前,从祖父手里接过了农田和农业机械。据加藤先生说,这活儿好,与天地农田打交道,几点干活几点收工也是自己说了算,没有日本公司里人际关系的压力。而妻子绘美,也夫唱妇随,取得了水田环境鉴定士、大米咨询师的资格。看上去苗条娇小的绘美女士,直言自己并不怎么下地帮忙,下地干不了多少活,不如发挥自己特长。在育儿和照料家务外,通过脸书等社交媒体来宣传加藤农场,宣传福岛的大米。
加藤农场比地震之前,农田扩大一倍,这是因为随着农民年事已高,很多土地荒废了。加藤夫妇看在眼里,不希望福岛的农田越来越多地荒芜,便租下来种。渐渐地,稻田越来越多,稻浪翻滚,然而收入却不尽人意——福岛大米要赢回消费者的信赖而得到它应有的地位,或许还任重道远。

尽管福岛县网页上公布着大米的各种数据。尽管福岛县内203台机器在秋收后每天都全力检测着每一袋大米的放射性物质含量数据。尽管数据显示福岛大米的安全系数早已达标。尽管实际上在首都圈很多餐厅里都使用的是福岛大米,这意味着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已经不介意福岛大米了。但一旦消费者走进超市选购大米时,还是有不少人会对福岛大米避而远之。

根据舆论调查,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是坚决不买福岛大米的。而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则认为,可买或持观望态度。既然百分之二十的人怎么都不会去买,是不是干脆就面向那百分之八十的人介绍,推广福岛大米呢。为了让人们坚信福岛大米的质量,应该坚持全量全袋检查,加藤夫妇这样认为。当然,那每年50多亿日元的检查费用,还是需要从日本国民的税金里面出。

在离开福岛之前,一路上都可见到果园,枝头布满苹果、梨、桃子等水果作物,原来,福岛一直也都是水果的著名产地啊。接受采访的丹治主任和加藤夫妇都说,从小到大都是吃自己栽种的水果,没怎么买过。亲戚朋友里总有种果树的,所以在福岛人看来,买水果吃大概是件挺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这里本是一片肥沃美丽的热土。